山東網站建設

山東網站製作
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陸奇“卸任”百度為何引發中國互聯網人集體感傷?

陸奇“卸任”百度為何引發中國互聯網人集體感傷?

發布日期:2018-05-21 作者: 點擊:

2017年一月,陸奇從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的位置空降到了百度。

他的職位是集團總裁和首席運營官(COO),直管原李彥宏旗下的所有業務高管。同時,他還直接管理百度的人工智能技術組織AIG,這個部門並直接向李彥宏匯報。很快,去年三月,他又從離職的王勁手裏拿走了智能駕駛業務。李彥宏宣布了陸奇卸任的消息,他將轉而擔任百度集團副董事長。

根據同一份聲明,高管王海峰升任AIG負責人,李彥宏直管;而原來的人工智能業務也被拆分,自動駕駛還給了曾經管過這攤的張亞勤,智能生活也有了新的領導,同樣李彥宏直管。

毫無疑問,陸奇得到的集團副董事長,是一個沒有任何權力的虛職。大量百度員工認可這一表述。百度的企業治理又回到了陸奇來之前的樣子,就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人格魅力和職業操守

盡管創立以來多次改變企業組織架構,百度官方對於使命的表述一如往常:讓人們最平等便捷地獲取信息,找到所求。

同樣沒變的是企業文化,是為了業務增長的需要而遊走在道德邊緣的作風。在中國創業十八年,李彥宏比誰都清楚,必須要“接地氣”,像在矽穀那樣運作一家中國互聯網公司,是不可能存活下去的。

陸奇不這樣認為。一年零四個月前,他帶著一種嶄新的,絕大多數中國互聯網公司未曾經曆過的,修道士般的作風來到了百度。

陸奇的習慣和庫克等部分矽穀大佬一樣,作息規律且精力旺盛,每天睡前(很晚)和起床(很早)處理郵件,即便是陌生的下屬發來的,也會予以回信。

這讓他在公司裏甚至比一些中層管理更容易溝通。

陸奇自己堅持並要求下屬堅持參加每日站會,嚴格限製時間,而且從不缺席這些會議和定好參加的任何活動,也不會遲到。他把很多矽穀公司重要的all hands meeting引入到了百度,命名為“新風向”。

在這個會,以及其它的會上,陸奇會要求員工做道德高尚和價值觀正確的事情。這和曆史上推過“全家桶”、賣過廣告給莆田係醫院並害死了少年魏則西的百度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而當一個外來的,更先進的文化入侵時,舊文化的第一反應就是排異。

據36氪報道,陸奇在任職期間曾經和百度某些業務高管發生過嚴重衝突。他要求百度不再對某些垂直行業提供競價排名廣告,而多位搜索高管聯合抵製。

早些時候,坊間曾傳出過不同版本的消息,其中一種說百度搜索的總負責人向海龍在組織結構調整中旁落,可能離職。而另一種裏離職的主角是陸奇。毫無疑問,為了搜索,為了競價排名廣告,為了價值觀,百度內部打起來了。

而最終獲勝的是“地頭蛇”。

在宣布陸奇去職的聲明中,李彥宏表示:

自去年一月陸奇加入百度以來,公司發生了很多積極向上的變化。我和廣大同學一樣,都對他正直的人品、忘我的工作精神和在技術及商業領域的敏銳洞察力印象深刻……

不知道這種人品、工作精神,會不會作為企業文化的一部分留在百度,能留多久。不知道百度今後的掌舵者會不會像陸奇一樣,也擁有這種敏銳的洞察力。

陸奇離職的消息已經在網上傳開,不少百度的員工感到失落。在關於陸奇離職的報道和自媒體文章中,很多員工高度評價了陸奇的人品和操守,對他表示崇敬。

一位員工在朋友圈表示:百度已經期待陸奇這樣的領袖太久了,來了之後,又讓大家對他帶領百度複興寄予了太多期待。而這種突然的離開,就像剛給了希望又被奪走:

Qi雖然離開,但希望他點燃的火種不要熄滅,吾輩當自強,盡自己所能去改變自己所能改變的,讓自己的人生不要浪費,讓自己所看到的未來盡可能發生,這可能是Qi更希望留下的,我猜……

Qi為大家上了一堂世界級的課,如何通過自己的信念,遠見和逆天的勤奮成為一個具有深遠影響力的領袖!

更令人沒想到的是,就連很多其他互聯網公司和並未跟陸奇共事過的從業者、網友,也一起加入到這場盛大的道別中。

有人說他是一種高尚的存在,有人說在科技大會上看到他總有種違和感;有人說八點的會他七點五十八就會出現在門口,有人說看到百度的聲明後有一種莫名的失落。

他們很多人都已經習慣了公司內的權力鬥爭,高高在上的管理層和層級嚴明的治理模式。而通過今天陸奇離職消息傳開,很多人才第一次知道,原來在中國互聯網大公司,也可以有這樣的高管。

陸奇所代表的謙遜和真誠的高管人格,他所堅持的透明、扁平的溝通機製,所追求的正直和高尚的企業文化,是許多從業者渴望,卻從未體會過的。

中國互聯網行業是一個太過於獨特的存在,中國互聯網公司和其他跨國公司區別太大。對於陸奇而言,適應996和上地的交通很容易,難的是適應中國公司快速增長所伴生的企業文化。

更難的是改變這種文化。

破局者or工具

想要改變企業文化很難,但並非做不到。遺憾的是,陸奇發現自己並不是真的被找來做這件事的。

2016年,百度經曆了魏則西事件,形象跌入穀底,已經到了不得不“做點什麽”的時刻。李彥宏到美國親自挖走陸奇,和陸奇的前東家微軟看中的是相同的東西:打破局麵的能力。

百度有太多資深高管,當下狀態的既得利益者把持著這家公司。公眾對百度的不信任正在積累,又不得不使用其產品和技術的狀態。百度不能一直保持在這個狀態上,長此以往這家公司將失去用戶的信任,甚至麵臨被監管打擊的可能。

陸奇有經曆和手腕,有瘋狂的工作狀態和對取得結果的追求,也有人格魅力,和對高尚和體麵的不放棄。如果百度要甩掉過去的道德負累,轉型成為中國的,甚至世界的人工智能勁旅,讓陸奇來主持是可以做到的。

就這樣,陸奇成了百度“All in AI”,和李彥宏製約舊勢力最好的工具。

李彥宏為陸奇設計了一個戴著鐐銬跳舞的工作環境:作為百度的新任集團總裁和首席運營官,陸奇可以調整組織架構,可以任免人員,擁有其他高管從未見過的權力。然而對於他發起的所有行動,李彥宏仍保留最終決策權。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陸奇做了不少。一年多時間裏,百度完成了重大的組織架構調整。在陸奇治下,百度高管曾良、胡玥、李東旻、魯鵬俊吳恩達、王勁、林元慶等人離職。這些人裏,既有負責現金牛的既得利益者,也有跟不上他工作效率的科研領袖。

陸奇的離開並非始料未及。事實上在他入職時,“打工皇帝”唐駿就給他寫了一封公開信。這封信,預言了後來陸奇在百度的體驗:空降到一家中國公司,老板跟自己一樣懂技術和管理,還比自己年輕;剛來時擁有人事財務組織架構各種權限,然而最終還是上頭的某人拍板。

在這樣的條件下,做不好丟人,做好了蓋主。

陸奇不是百度的第一位“廢臣”,在他之前還有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Andrew Ng)。

加入百度之前,吳恩達已經一身光環:斯坦福大學教授、Google前科研領袖,著名分布式計算項目Google大腦的共同發起人。

當時百度還沒有提出全力投入人工智能,也即所謂的“All in AI”口號,總得在人工智能上做點什麽才能配得上吳恩達。於是,百度搞出了一個“百度大腦”,名字和Google的一模一樣,讓吳恩達負責。

架構上向他匯報的團隊開始更多地在國際性人工智能賽事上獲獎,每次吳恩達都會寫博客文章,或者出現在新聞稿和采訪裏,成為代表百度的發言人。然而在擔任首席科學家的三年裏,吳恩達在研究和業務上卻沒有符合他段位的作品。

他也不是沒努力過。2014年九月,他帶著百度北美研發中心做了一個名叫“百度酷盒”的產品,能根據用戶的語音指令播放歌曲、回答問題以及提供搜索。

別忘了那是2014年,Alexa還沒誕生,人們還沒聽說過亞馬遜Echo和Google Home的足足四年前。那時智能硬件這個東西正在最火的時候,百度也有一個專門的智能硬件部門,還運作著一個商店,很積極地在這方麵進行嚐試。

如果酷盒繼續做下去,不說沒有亞馬遜和Google的事,至少在智能音箱這件事上領先矽穀對手一兩年的時間。退一萬步,至少百度後來也不用浪費錢收購創業公司,重新做音箱了。

從某種程度上,陸奇和吳恩達都算是經典的例子:無論是企業治理改革,還是向人工智能轉型,他們在有限的一段時間裏發揮了對於百度最大的作用。這樣就夠了,因為百度和李彥宏對於陸奇這樣的人沒有更多的期待。他們是工具,並不是什麽破局者。

或許數年後還會出現下一個陸奇,為百度在人工智能之後的下一個集團關鍵詞站台,主導又一次管理架構重組,讓更多掉隊的人離開公司。但他仍然不會是破局者。

因為百度的局麵,自始至終隻有一個人能夠真正打破。


本文網址:http://www.heimayibanjia.com/news/375.html

關鍵詞:手機網站建設,山東手機網站建設,山東網站製作

最近瀏覽:

  • 在線客服
  • 聯係電話
    18615652552
  • 在線留言
  • 關注AG平台
  • 在線谘詢
    歡迎給AG平台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AG平台會盡快與您聯係。
    姓名
    聯係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